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萍乡市黄蜡石赏石学会

以目视之;以心读之;以情品之!

 
 
 

日志

 
 
关于我

我的石友,我们愿意作你手中的一方石头,用我们的真情感动石界,用我们的真爱庄严石界,用我们的真诚去迎接每一个从我们身边擦肩而过的石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中华民族的诗歌与赏石  

2014-06-27 22:16:29|  分类: 【石心石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石乐缘《中华民族的诗歌与赏石》
中华民族的诗歌与赏石

中华民族的诗歌与赏石 - 萍乡市黄蜡石赏石学会 - 萍乡市黄蜡石赏石学会

 

  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审美活动中,历史上竟管有浩如烟海的美学论述和尽善尽美的形容词汇。但我们无不遗憾的发现:在中国历史上,却没有一部系统而完整的美学专著!从广意上讲,大量的美学观点和美学思想都是通过众多的诗歌、散文,小说以及史料的种种见解汇集而成。它闪烁着中华文化睿智的思想光芒。表现最丰富,最广泛的美学思想应该是诗歌。诗歌不仅在赏石活动中起到了赏物本身所无法表达特殊效果,而且在更多的艺术领域起到了既增文采,又添意境的特殊功能。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咏物不言物,指桑却骂槐的艺术手法充分体现了一种深沉含蓄,匀称和谐的温润之美。诗歌的感染力,并不亚于咏物之本身。它可以巧妙的运用假借,比兴,隐喻的手法来言情,达意,明志,咏物,褒贬有别,委婉曲折地表达意思。它的修辞手段为其它文学形式所不及。它以最经典的语言,表现了最深刻的哲理,从而倍受历代文人雅士和艺术家的推崇。这种艺术形式,今天仍然是指导我们赏石文化的根基。
  一方美石,如果配上诗歌加以描述,那么,这方石头就有了深度和故事,就能从多角度去启迪人们的想象能力和思维空间,延伸了更为广泛的文化内涵。
  众所周知,由于千百年来中国旧教育是以文言文为主导的历史原因,旧时的一般文人都能吟诗作赋,填词度曲,唱合应对。在浩瀚的书山文海中为我们留下了既分散又统一的审美观点和美学原则。只是到了近代,以王朝闻,朱光潜先生为代表的美学大家才得以系统成集,使中国的美学体系更加完善。但这些美学家的专著和他们终生研究的成果却很难与大众见面,至今仍然局限在小范围内传播,还不能成为大众通晓的通俗文本。笔者曾花了很大气力,希望购到一本王朝闻先生晚年的著作“石道姻缘”,始终没能如愿以偿。
  旧时文言文体裁的文章,今天我们读起来已经很困难了。但旧时的诗词,绝句却能让人朗朗上口,而且终生受益。尤其是绝句,无论是五绝还是七绝,短短二十字或二十八字,用最精炼的语言,讲出了最深刻的道理。人们把诗歌称之为文中文,经典文学不是没有道理的。
  例如杜甫在欣赏一盆假山时写到;“一篑功盈尺,三峰意出群。望中疑在野,幽处欲生云。慈竹春阴覆,香炉晓势分。惟南将献寿,佳气日氤氲。”诗人看到假山时的联想该有多么丰富:不过盈尺之景,竟然想到了野外所见之壮,想到了云蒸霞蔚的山峦和生机勃勃的大千世界,同时又给人以赏心悦目的特殊感受。清代书画家郑板桥在欣赏一块石头时写到;“顽然一块石,卧此苔阶碧。雨露亦不知,霜雪亦不识。园林几盛衰,花木几更易。但问石先生,先生俱记得。”诗人通过赏石所联想的是四季变换和人世沧桑,最后一句更深刻,似与石头对话又似自问?令人回味无穷。近代的著名书画家吴昌硕先生也有一首咏石诗,其中一句是:“富贵神仙浑不羡,自高唯有石先生。”诗人把石头人格化了,富贵荣华不值得羡慕,神仙也不过是人塑造的,唯有石头才是最值得敬佩。清人归庄在看到一块昆山石兴然写到:“江东之山良秀绝,历代人才多英杰。灵气旁流到物产,石状离奇色明洁。”他想到的是人物的良秀和明洁。白居易更是一个赏石大家,他写的咏石诗所存较多,这里摘录三首;“疑因星陨空中落,叹被泥埋涧底沉。天上定应胜地上,支机未必及支琴。提携拂拭知恩否?谁不能言合有心。”又曰,“回头问双石:能伴老夫否?石虽不能言,许我为三友。”另有,“树深藤老竹回环,石壁重重叠翠斑。俗客看来犹解爱,忙人到此亦须闲。况当霁景凉风后,如在千岩万壑间。黄绮更归何处去?洛阳城内有商山。”我们通过这些诗句的描写,如同见到真石一般,有身临其境之感,这就是诗歌之魅力。咏石诗很多,大家最熟悉的是陆游的名句:“花如解笑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有人说是:“花如解意嫌多事”,但后一句却是共同的。我们无须去太多考查诗句的原由。只需从这些句子中品味古人的思想玩味就已经令我们折服。人们通过对石头的观赏,配以诗句,就不仅只是停留在简单而直观的浅意识观赏范畴,而是拓宽了视野,加入了深度,增加了联想和道出了人格,从不同角度感悟到石头内在的潜意思。
  笔者曾为自己的藏石配过两百多首诗,这里仅举两首为例。如给“八卦神图”的配诗是:“远比伏羲早得多,伏羲在世耐谁何。乾坤推算阴阳普,万事先知一石砣。”这首诗曾引起争论,说我不该与中华民族始祖伏羲相比,多有狂悖之嫌。
  我没有精力去详细的研究八卦,也不是道家弟子,只知道八卦原于伏羲根据乌龟背的纹理演易了乾坤、阴阳之说,以易经为典型的文字记载。据说道家可依据这种学说去推算凶、吉、祸、福,有未讣先知之灵验。但我们必须强调:我们人类的文明是从有文字开始算起的,从有文字开始到现在不到一万年。对于伏羲其人也只不过是一种传闻,到底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还是个人创造?我们无从知晓?那么,一块最普通的石头,它的寿命也远远超过我们人类的所有文明。更何况一块亿万年前早已构成八卦图案的奇石,其寿命是比伏羲大还是小?这恐怕连考古学家都不愿接受的事实?在构思这首诗时不是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信口雌黄,其论点也不是没有道理而胡诌。
  通过诗句,对这块石头的联想还有更多,它给人就不只是好、绝,神似之类的浅意识赞美,而是含盖着更深的学问。这就是我们给石头加上的人文内涵。
  另一首是给“山高月小”的配诗,“新月一轮照赤山,凌空少有薄云环。大千世界多奇韵,宁静谁无思绪缠。”前两句向人讲述了这块石头的基本概况,最后一句在告诉人们,每当夜深人静时,谁人没有自己的思绪,这个思想的世界就更大了。即使没有看石头的人读到此诗,也会感到有很多需要思考的问题。常常会自问,现在应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这时光可不会等人?今霄一过就不复再来。通过赏石,意在提醒别人,也在提醒自己,时光是多么宝贵?
  中华诗歌的文化蕴含十分丰富,它不仅只是表现在赏石方面,在中国文艺的很多方面也无不渗透其间。一位画家的画工相当不错,如果如果不给自己的作品配以诗词,书法和篆刻,这画就显得平白空淡,毫无深度可言,甚至让人感到乏味。因为人们无从体会到作者创作时的心境,动机,情怀,一览无遗之后,给人留下的是一片空白。说白了就是只会画那么几笔,再也找不出别的什么东西了。说明画家本身并不具备高深的文化底蕴和人格魅力。古往今来,能够成为人们竟相抢购收藏的艺术作品,与艺术家本身具备的文化素养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联系。
  如果我们把艺术家称为收藏家的偶像,那么奇石则是艺术家的偶像。艺术家天大的本事也无法用自己的作品与天造的奇石媲美。艺术家终生学习和描摩的始终是大自然中的景物,大自然是一切艺术之母。人们只能折服于大自然造就的宏伟奇观和永远无法超越的艺术境界。试问,我们的赏石活动又何尚不是如此?
  中华美学的最高境界是“巧夺天工”,“天人合一”“天造神韵”,用现在的语言解释:为有天然才是最美的,无法超越的。这是黄老学说和道家文化影响至深的原故。而诗歌,又往往把我们带进那些虚幻和遐想的世界。我们千万不要低估了诗情画意的传统意境美。它的审美价值反映了历代文人逐渐趋于成熟的审美心态。揭示了中国文人静思的智能,表现出超越时空,驾驭想象的高超能力,是一种崇高的审美品格,也是高深莫测的精神境界和知识才情的心灵感悟。
  可能会有朋友说,玩石就是玩石,何必搞得那么玄?我们不会写诗就不玩石头了,还不是照样玩得开心?如果这样去理解,应该是不可取的。我们总不能停留在一个层面上玩石,玩石如果不与中华传统文化有机的结合,很难说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即使多年过去,也只不过是规模上的增加,而赏石水平却并没有上升?为什么有的朋友玩了一辈子石头也上不了档次,甚至连石头的好坏也区分不开?原因就在于他的欣赏能力只能与山民划等号,又何来赏石家之说?玩石,不是简单的赏玩,没有文化的容入又何来发展赏石文化之说?如果我们不借助中华传统文化来指导赏石活动,我们就会步入误区,陷入迷惘。它与上面所说的那种只会画几笔的画家并没有什么两样。诗、书、画、印熔为一炉,原本就是中国绘画中不可分割的一种艺术模式,它体现的是一种人文精神。关于这一点,笔者已在“赏石文化的美学源流”一文中作过详细阐述。
  诗歌的艺术魅力不仅只是适用了书画,篆刻,更广泛的适合于所有文化艺术和个人的文化修养,那么赏石家就更应该容纳这种经典文化的熏陶,至少我们应该喜欢和接受诗歌为奇石带来的文化内涵。
  笔者在选题时严格的用了“诗歌”二字,而不是“诗词”。这就为大家提供了一个十分宽广的创作空间。诗歌包括旧体律诗,词、曲、对联和新诗、打油诗、顺口溜等多种文体在内,既便捷适用,又得心应手,不至于受格律诗词的严格限制。
  当然,我们欢迎更多的朋友写出高水平的律诗和词。但毕竟这种旧体诗词不好学,当然也不是不能学。全凭个人的爱好所为之。笔者曾写过“吟诗讲究声韵美”和“律诗创作的六大要素”两篇文章,这些文章只能用于诗词格律的讨论。竟管有少数石友在这方面性趣很高,笔者也看到一些诗篇的唱合,如果细究起来,就觉得合律的不多,我们不可能在赏石范围进行诗词的系统讨论,所以很少发论。
  现在不少人士提出让诗词教育走进大学,中学,小学,试图把诗词创作的启蒙教育发展到从娃娃抓起,这是一件功在千秋,受益子孙的大好事。今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出现了对联上台的大好局面,给联界吹入了一阵可喜的春风。这说明传统文化的教育已被更多的有识之士所看重。那么,让传统文化更多的容入石界不也是当代石人的责任?
  笔者历来反对那些渊深,晦涩的句子入诗,也不同意过多的用典和奥古的造句。诗歌应该明白如话又不失格律,如同赏石,有意境才算好诗。试想,如果你的作品总是让人带着字典和辞海去读,谁还愿意看你的作品和文章?别人看不懂的并不证明你的学问高,有学问的人往往是用最通俗的语言说明最深刻的道理,这才是真学问,否则只是花架子一个。
  杨叔子先生的一段话我经常引用: “没有现代科学,没有先进技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打就垮;而没有优秀历史传统,没有民族人文精神,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将不打自垮”
  我们的赏石文化是否也是“民族人文精神”?我想它应该是,也必然是?因为它让人从中感悟到坚忍不拔,不屈不铙,自强不息的精神,体会到了爱护生态环境,珍惜自然,崇尚自然的天人合一精神。它容入了中华文化所具有的一切。吟七律一首:
  工夫石外寻修养,文海书山增智商。
  师古不泥为创建,传承感悟得良方。
  审时度势出精语,意决志坚兴典章。
  蹈矩循规终覆辙,集思广益谱新腔。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